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遥 远 的 胡 杨 林

在不同的缝隙里游走,夜,往昔像浮云一般飘渺而去,似水流年内集结着怎样的忧郁。

 
 
 

日志

 
 

【原】《打马,路过中原》(一)  

2017-08-08 02:09:3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0、《写在新郑的信笺》

 1 

 我想,在新郑,这个夜晚,只有我写信 
 尽管你不会收到,这很傻,是吗 
 有些不可救药
 
 以月亮为证 
 将昨日埋在月光里
 我将忧伤与回忆,埋在月光里 

 尽管,郑州城,没有月亮
 透过层层雾霾 
 我还是能看见月光,看见你的雪峰 

 屋顶与窗口,高过雪山与天堂

 将等待埋在月光里 
 将伤感与我的骨头埋在月光里 
 将明天,以及我的翅膀, 埋在月光里 

 独在异乡
 亲爱的,月光多么美 
 因为你,月光多么美 

 月光下,我看到你收割四季 
 收割麦子,连同我也一起收割吧 
 收走我剩余的青春 

 2

 当流沙,不断堆积向胸口 
 所经历的日子 
 有时肥沃,有时贫瘠 
 适宜种植幻想,或有毒的罂粟 

 我已不能转身
 回到从前 
 在过往的人群 
 和梦境里,不能返老还童 

 窗帘,不能将夜色
 隔离在窗外 
 让渴望宁静的心 
 午夜的水泵一般抽搐着 

 你的收成,包括今夜,包括我
 像一盏失明的灯 
 安放的越高
 越会感到一无所有 

 3 

 告诉你,这新郑城 
 建在废墟之上,已不是曾经都城 
 不管沿那一条路 
 都难以深入它隐密的内部 

 这里,没有辽阔的戈壁沙漠 
 我不会遇见你的白杨树 
 
一小片夜色 
 就能囊括许多夜晚 

 感受吹过的风 
 连接你我,很近,很近 
 我能听到你的呼吸 
 甚至梦中的呓语 

 思念穿透所有的阻隔与墙壁
 像电流流经身体 
 细小的闪电,掀起的风暴 
 吹走零乱的房间与石头,吹空文字 

 4 

 为你努力构思一个像样的春天 
 如果,我能忍住疼痛与忧伤 
 不再开口说话 你会接受吗 
 疼痛,是我的颜料盒 
 忧伤,是我的画笔
 画板至今空白 

 我曾喝晨露,也吃钢铁 
 此刻无名也无姓 
 以大火为裳,以风暴为履 
 我想活的像人 
 不是街道上随便某一个人 
 不是一只蜘蛛 
 活在角落,为了果腹不停织网

 5 

 和你交换过的火焰 
 在燃烧 
 和你交换过的树叶和花朵 
 正好遮住我的空虚 

 我看到,你青春的果园 
 飘浮在天上,我怀疑
 自己每一寸努力 
 都将使我离你更远 

 属于我们的果实 
 在簌簌坠落,过早迷恋于成熟

 6 

 这些年,我是怎么过来的 
 得到的不多不少 
 本已足够, 但我总难以满足 
 身体,走在一条路上 
 心却在另一条路上 脚步总是不稳 

 陷入自己制造的动乱中 
 看焦躁不安的人们 
 相拥取暖 内部的断层 
 因相互挤压 
 发出持久地轰鸣声 

7

 在异域,在陌生的夜晚 
 从天堂的裂缝中 
 逸出的光线,落在面前的纸上 
 我难以描述 

 是谁,因孤独与爱情,如一只鸟 
 疲倦地飞过我的头顶 
 是什么人,以轻纱蒙面, 举一盏油灯 
 带来星光与夜晚 

 8

 想告诉你,关于死亡,在我的体内 
 像长有翅膀的蝗虫 
 也像绝症,啃食我的骨骼、心脏 
 它们极速繁殖 
 钻出皮肤,飞的到处都是 

 又是一个失眠的夜晚 
 面前的桌面上 
 奔跑着属于我的马匹, 如此笨拙 

 我没有什么,可以炫耀的资本 
 黑与白,保持相对的平衡 
 没有什么可以给你 
 若是心已死去,不知道 
 我的躯壳 
 是否还会为你徒劳地奔波 

 未经允许,收藏你的孤独 
 像发光的果实, 日夜酝酿甜蜜的糖分 

 此刻,窗外的新郑,在黎明的枝头上
 因欲望而膨胀,卡在喉咙里 
 搭建在人世上的一切
 是临时的, 昼夜是临时的 
 收留你和我,也收留这封信 ,都不会太久
 
 
 2017/5/郑州 
 

9、《黄昏》



许多事与物,都暗了下来
黄昏,安静无风
孤独的人
守住自己的缺口
像一只大鸟,忘记飞翔,静止在半空 
有人,代替古代陶俑 
走出楼道,微笑如此陈旧
教我学习分身术 
持木质度牒
穿棱于不同城市与朝代
慌张的九色鹿
衔着火种 
文字,不代表真实
不可轻易相信
有时它们集体失明,在颠倒黑白
众多的陌生人
你们好
忘记饥饿与逃荒 
不妥协、不幻灭、愿你们
拥有上万对金色翅膀,覆盖东方与西方 

 

 2017/6/郑州


 
8、《吹过的风》


吹过的风,这无形的手 
带走多少日子,被虚度的日子 

种下一棵沙漠胡杨
曾经的过往如落叶翻飞

途中,不管伫足,还是行走
都在不知不觉地衰老 

风吹过荒城与古道 
心,缓慢地变成一块石头 

白昼与夜晚,如花朵 
静静开放与谢落 

风中,谁的远方始于足下 
最后滞留在舌尖,不断褪色

光秃的枝条上 
忧伤,还在不停长出新的叶子  
 
 2017/6/郑州
  

7、《杜康酒》
    
        --------何以解忧,唯有杜康


喝杜康酒,谈论帝都与开封府
乌鸦,穿过大理石
落在肩膀上,如夜色的碎片
杜康,的确是好酒
管他喝酒者
是否,是否都是好人

在不相关的历史事件内
后事,总会有下文
若是不喝,包公会很生气
会越来越黑
八千里云和月下的岳飞
很生气,莫须有  
高悬的牌匾,给下沉的世界
找到一个支点
咀嚼生活细枝末节
衙役小弟们
威武,亮出你们虎头铡刀

酒瓶内,有公元前375年
灭掉郑国的韩国,业已灭国
楚汉勿再相争
相互残杀
曹孟德,持槊而立
众武将与谋士
听令
敲锣
打鼓
喝得三国归一
在桌子这头,喝灭晋末八王之乱
那一头又有人乱中原
喝杨坚的胡姓与李世民的鲜卑血统
喝李杜的诗
喝安禄山的胡旋舞
喝朱温的儿媳
喝白马驿边的朝臣
杯中无蛇影
喝西夏人的文字
喝耶律楚材
与成吉思汗分崩离析的帝国

认祖归宗的人们
相互驱赶着,有挑夫争道
有人夜里乘马
渡过黄河
继续逃亡
高士隐身山林
被干掉的权臣贪官与庸吏
前赴后继,还是干掉了王的江山

酒瓶内,被招安的梁山好汉
集体摆出莲花指
依旧匪气十足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喝   
喝   
不能再喝了   
杜康,中!中!可以再喝一点
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春秋不会断片   
满上!
满上!  
不得有托词
不准像中山狼一般假寐
不准放火,去烧了自家的江山  



2017/5/郑州
 
 
6、《我想去白马寺》  
 
我想去白马寺,当自己是取经人 
空手而归,十分落魄 
绕过铁门,保安 
看地下通道内职业的乞丐 
与银行门口的石狮,都具有侵略性

没有一个熟人,诵经,吃斋饭 
没有谁会诱惑我 
白马寺,有一匹驮经的白马 
少林有个CEO 
当真,阿弥陀佛,罪过罪过

每座城都应该有自己的诗人 
金钱,是身外之物 
时间,是身外之物 
我是个外人 
也是这个城市的身外之物 

带着火焰与灰烬 
沿城市的台阶螺旋上升 
丛林法则,运行
在硬塞入手中的小广告里 
与经书子集和虎皮交换面孔

汉明帝的梦境,在持续 
高僧摄摩腾、竺法兰早已归去 
路过面馆、花店与药铺 
我,一个无神论者 
伪装成雕塑,冷眼旁观 

或像一团写在甲骨上的文字 
无性繁殖,白马寺 
还远在洛阳 
与众多的我玩木头人游戏 
长有木头脑袋,不准动,不准说话 
 
 
 2017/5/郑州
  
 
5、《向左,是新郑的五月》


向左,是新郑的五月
向右也是 
在噪音与尾气中 
穿过人流,爬过人行天桥
没人等我,我也没有人可等 
飘来的豫剧中有人
粉墨登场
唱的撕心裂肺 
数千年,一晃而过 
帝王们早已死去 
城市与人影,人性与欲望
依旧黑白难分 
五月,会成为往昔
将行人与路边的草木
转换到陌生朝代 
我一身胡服,牵引驼队,向西而去 
老城区,十一点,混乱的交通
墙壁一样横立在面前
身上有各种线头 
指示的方向,显示空洞的存在 
 
 2017/5/郑州
  

4、《无奈》

你和你的牡丹花,在途中
无奈,我已掉队
来到这个夏天
论只为继续遗失自己

所有美好或困苦的日子
正变得又薄又轻
有你的花瓣
就是凋谢,也充满诗意

当烟尘,返回最初的火焰
果实,回到枝头
所谓的远方
业已,返回到词汇本身

你和你的牡丹花
日夜兼程,还在赶路
留下我,消磨夏天
制造梦境与泡沫,维修机械心脏
 
2017/5/郑州 
 
 
 
 
3、《我的爱人》 
 

我留下的羊群,在2017年的5月
绿色的山坡上吃草

飘浮在天空的牧场 
注定将成为遥远的回忆 

你的麦田与树木,姿质丰艳 
能善歌舞,通晓音律 

夜里乘马,渡过你的河流 
文字无法表达我的心疼 

我的爱人 
我已不能按时抵达 

我要用孤独 
向你的月亮与花朵致敬 

途中,寂寞的火焰 
有比夜晚更加漆黑的面容

我要用死亡 
完成我最后的歌唱 
  
 2017/5郑州 
 
 
2、 《夜半醒来》 
 
夜半,醒来,一时,我不知身在何处 
汉家少年的书籍与女子的梦 
都装运在马车上 
浩浩荡荡,渐行渐远 
身后,被洗劫的村庄 
以及被焚毁的宫殿之上,还有火光 

远方的战事,仿佛离我不远 
城头上的士卒 
搂着长缨,睡意昏沉 
是谁掀起暴风骤雨,寂静无声 
夜色像油漆般剥落 
露出内部的隋唐绚烂的天空 

看,斜挂在天边的月亮 
似一把弯刀 
听,埋伏地下的沙陀军 
黑衣黑旗 
比泥土还要安静 

我想,在夜半,醒来的人 
不只我一个 
想想含辛茹苦地活着
想想亲人和横亘在远方的天山 
未来,像一扇铁门 
没有打开前,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时间深处,梦境比夜色漫长 
比爱情久远,沉思者 
已坐成一眼深井 
在行走中变成一件陶俑 
成为精美的丝绸,或一把尘土 


 2017/5/郑州 
  

1、《新郑,仅仅是个地名》
 

此刻的黎明,可以是任何一个黎明
梦,镶满黄金与白银
人们更换插在城墙上的旗帜
都以为自己是这个城市
甚至历史的主人
迁居岭南的客家人
远走他乡,早已将别人的家乡
变成自己的故乡
我或你,可以是任何一个人
一介书生、武夫
僧侣与江湖郎中
或因连年战乱失去家园的流民
苍天厚土,承载一切
与城名无关
时间不曾停下脚步
一代人总在代替另一代人
新郑,仅仅是个地名
正午的阳光下,残留的夜色
如有毒的灰尘,肉眼,无法看清
 
2017/5/郑州

  评论这张
 
阅读(3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