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遥 远 的 胡 杨 林

在不同的缝隙里游走,夜,往昔像浮云一般飘渺而去,似水流年内集结着怎样的忧郁。

 
 
 

日志

 
 

【原】《打马,路过中原》(七)  

2017-08-08 13:48:4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60、《秋水》

              --致爱人

 

来处,去处,无关紧要,阳关内外
招魂幡,烧过的纸钱与纸人
哭泣声与墓碑之上
风,日夜吹拂,吹亮你的远方
夜色内,游荡着多少
被晨昏拒之门外的孤魂野鬼
落魄的洞窟中,难以辨认的面容

秋水,水有水的心胸与骨骼
呈现天空般的蓝色
你和我,孩子,孩子的孩子
传递在内心的火焰
滑落膝头的岩石,奔驰的马匹
以及秋天的雨水
像一支乐队,来自遥远的年代

每天,都是最初和最后一天
不喜,也不悲
唤醒睡眠,杯中的海市蜃楼
大漠呈现的幻象
不停提示,远方以远
真理与永恒
像难以抵达的黎明和回不去的故乡

我们生活过,感受春日的温暖
与清秋的寒意
朝斯夕斯,念兹在兹
爱人,含泪微笑
我们会像羽毛飘离大地
留下坟冢,任繁花,落尽
春梦,无痕,记忆,成灰

来处,去处,随水草迁徙祖先
远逝,孤独的秋水之上
大雁列阵北飞
让所有经历,变成脸上的皱纹
包裹火焰,包裹种子
像尘埃回归泥土
无名,也无姓,不需要,被复述

 

 

2017/8/

 


59、《天王寺》


沿向阳山坡,拾级而上,天王寺里的天王
到底有几个分身,或坐或站
慈眉善目,在缕缕香火内,原谅与救赎

无缘之人,带着尘世的生活
距一叶菩提很远
像罐装啤酒,也像戏子甩出的水袖

通往空门的路上,荆棘丛生
在木鱼的敲击声中,一只鸟雀
掠过的影子,或许,浓缩一朵莲花的一生


2017/7



58、《隐身在尘埃里》


隐身在尘埃里,谁的身影,高过摩天大楼
孤独地奔跑在城市的花岗岩上
勾勒黑陶和礼器,甚至无名的狱卒
骑在白虎之上,多少年
被提起与描述的风,夹在一本书卷之内
从贫苦人家杂草丛生的屋顶吹过
勾勒出月亮、一把青铜剑
以及生死的边界
倒塌的烽火台与尘埃保持
同一种高度,让今夜的残砖碎瓦,气息尚存
在敲响的战鼓与紧闭的城门下
谁了断一段光阴,埋身在巨大的洪荒之中
在众生的山顶和梦境中,钻木取火


2017/8/



57、《秋雨》


雾气蒙蒙,细雨呢喃
直到黄昏
淋湿,行人与离愁

韶华易逝容颜易老
江山依旧,物是人非
望不断天涯路

将残月
锁入清秋深院
浸泡在墨色烟雨中

接无边雨声
应连天衰草
和返回天空的雁群

谁,点燃烛光
隐匿行迹
收拾,断香与残酒

夜色,徐徐降临
流水匆匆
花朵,自顾飘零

在潇潇秋雨声中
无语独坐
编织翅膀,与一帘幽梦



2017、新郑

 

56、《黄河边》

 

 

黄河边,我没有看见黄河
它不是一条河
更像一册长卷和遗落人间的天书
有人在河边饮马
有人撕下渔网
摇曳的灯光下,悲愤的诗人
为破碎的山河咳血
连我也能叫出
他们的名字
艺妓,抱着怀中的琴
不关心流民的去向
跟随书生,去了遥远的他乡
多少朝代与帝王
不再相互征伐
撑起仪仗
在河底巡视自己的疆土

河面上,这个时代
也会一晃而过
看月光,还是曾经的月光
照亮河面,两岸的城
照亮,夜色中的田野和寂寞村庄

 

2017/8/



55、《旅途》

 

风,吹乱琉璃瓦上的月影,远方在枯萎
牵一匹纸马走在返回草原和家乡的途中

最初那些拓荒者开凿的洞窟,打下井
那被祭祀的祖先,投下的星光与阴影

一路向西,荒城萧瑟,古道凄凉
节气内,隐约传来哀怨的羌笛声

唤醒沉睡的记忆,前世的火焰与灰烬
被遗忘的青铜、瓷器和乱世中的红颜

谁的黎明无法破晓,被风,吹拂
谁的孤独漫过夜色,月亮,幽深

在返回的途中,与圣徒,也与盗匪为伍
记不起,我已将苦难人世,遗弃几回

 

2017、8



54、《走在大街上》



走在大街上,看新郑的天空
有被火烧烟薰的痕迹
被什么人驱赶着
被困在被字句中,难以脱身 

有人,等待家书
有人在年久失修的栈道上运送粮草
有人走向郊外,在破败的寺庙内
等待成精的槐树
或一只白尾的妖狐

春风
流云,不会记得
洪水、饥荒和当年的战火

远处的田野、山峦与浮云
如重彩的泼墨画
活在史籍中的人们
像深埋的玉器,满是岁月的包浆

我,一个无神论者
在视野之外,在轮回之中
被时光的箭镞
洞穿

开拓和失去疆域,
都在原处
像城内的一些酒馆
被新换的业主,又一次翻修

时间,微小的裂隙内
被唤醒种子,向我,探出根须
飞过陶罐和青铜器
如一只老去的鹰,盘旋深渊之上



53、《葡萄藤》


葡萄藤,缠绕身体的每一个角落
沿着你留下的一张白纸 
我引来雪水
灌溉,夏天寂寞的长夜
剩余的时间总是不多,我的戈壁
荒凉的只剩下天空
尘土,火焰和燥热的风
通宵达旦吹拂
采摘的季节,
你会坐着马车来吗
间隔多少世纪
带着琴和传说
让雨水,安抚干涸的河床
八月,即将过去,我的葡萄藤
忧伤与等等,一节一节
向上长生,结出
成串的葡萄,像无数守望者的
眼睛



2017/8



52、《就要下雨》


就要下雨,是谁的荒凉,剩下石头
伸出手,仿佛要挽留
注定逝去的风,风中的树影
云朵和曾经的斜阳

早已消失的国度
被风掀开一角.收藏火焰,高深莫测
谁的马匹,在角落哭泣 
背负丝绸、铜器和黑暗的夜晚


神色不安的花朵
柔弱的花瓣,隐秘而潮湿
往事,残缺不全
在命运的
黄昏及枯枝上,微微颤动


被采摘一空的果园,多么空虚
收割寂静的回忆
一个人慈悲,一个人的沉默
暗自神伤,落叶般叹息,不忍回首

窗外,就要下雨
有人,静如屋顶上的青瓦
远处的雷鸣声,山川与丛林
恍若隔世,忘记收回天空中的鸟群



2017/8/


51、《今夜洛阳》


被一根缰绳,拴死的一匹马
出没在过道的尽头
有人总想牵着它,像牵一条古道
去往大漠与边关
或回到字迹新鲜的石碑中

今夜的洛阳城,由岩石构成
喧嚣已归于寂静
和平,像收起的一把钢刀
挂在墙壁上
未来的道路无限宽阔
途中满是星光

曾经的回忆,不断遗失光亮
像一件披风
仅此一件,越穿越旧
该发生的事,都已发生
都是有迹可循,彼此关联

曾号令天下的皇帝
离开邙山居所
和我今夜的牧马人睡在同一个毡房内




2017/7/



  评论这张
 
阅读(5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