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遥 远 的 胡 杨 林

在不同的缝隙里游走,夜,往昔像浮云一般飘渺而去,似水流年内集结着怎样的忧郁。

 
 
 

日志

 
 

【原】《打马,路过中原》(六)  

2017-08-08 13:14:2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50、《向开封城,打开一扇窗户》


1

向开封城,随便开一扇窗户
就能回到大宋朝
满街汉式建筑
临摹张择瑞的清明上河图

2

往事和故人,长出翅膀
飞入梧桐雨,落在词人的树冠上

汴河两岸,遍布酒肆茶坊
平民,川流不息,摩肩接踵

着宋装,持纸扇的书生
在一纸檀渊之盟内
念念有词

跟随躲在面具之后的圣人
和腰别令牌的衙役,走在旧时光中

贸易繁荣
军务懈怠
国门洞开

3

改换主人的江山,还是江山,完整如初
张着双臂,接住
自殷商之前,就开始的暴动
接住游牧的山戎、猃允
落魄的可汗,带领
部落迁徙,饮马黄河,点燃篝火

君不见,滔滔黄河水,漫过天空
漫过黄帝古都,轩辕丘
周天子失散的九鼎
在时间的水底
用腮呼吸,用沉默交谈
各路神仙,御风而行,脚踩七彩霞光
远离尘世,或隐身
在小巷与田间,放飞一只只白鹭

虫鸟文,发出鸣叫声,赑屃背负石碑出走
礼器上的饕餮纹,涟漪
向未来扩散而去
君不见,烽火台上,凝固千年的狼烟

接住散落的村庄,说所有人
是所有人的人质
落花无言,秋天带来
怎样的悲伤,水的记忆,比海水更深

云行雨至,不知
淤积河底的黄沙以多少年,为一岁

4

苍老的河伯,骑白色河鲤
驾驭浪花与泡沫
出没街道,辩法的司马光与王安石
睡在同一座屋檐下

被放逐天涯的苏轼,去往星空更高处
丢弃竹杖,化为一条小路
让我,由灰变绿

宇文家的柔奴,来自洛阳的歌妓
慢慢老去,失声
问心安之处,可是最初的故乡

骑在三彩骆驼上的胡商
在黑暗的墓穴
在挖掘机的轰鸣声中,面容漆黑

酒吧女的手指,不会摆弄琴弦
拍打奉旨填词的柳咏
不知酒醒何处
杨柳岸上,传来大相国寺的钟声
谁抱着晓风残月,坐禅入定

人们,卸下从运河上游
运来的粮食、
丝绸
和忧伤的云雨

得到的总会失去,成为人们
热衷于收集古物
抬头看见易安居士,比黄花更瘦
挑起月光与珠帘而入
独自抒情,如月光般叹息

每一滴雨,都有纤细的骨头
感叹世态炎凉,掌心中
有关坊间的所有秘密
要么活着,要么是在灰烬里

5

惊堂木敲击声中,升堂,威武
传拓拔氏的子孙
阿宝机,头枕
辽东和回鹘女子的断臂,沉沉睡去

秋天收割牧草,堆放在夜晚
西夏、大金和蒙古铁骑
消化刀光剑影
传唤东皇王图欲
画中的契丹马,啃食的经书子集

燕云十六州失而不得
岳家军,背后的
十二道金牌,都指向风波亭

还我的手与脚
还我眼睛和耳朵
还我书童,裹小脚的童养媳
甲胄和钢刀,还我战马

还我河山和钦微二帝
钟爱的奇石
还我的宣纸、瘦金体
和一群飞舞在宫殿之上的瑞鹤

6

在开封城,与一群陌生的朋友
交杯换盏,交换彼此
经历的昼夜,声音越说越大
亲密交谈,像吵架
怀抱母语,我被困在唐诗宋词
困在汉语修辞与方块字中

撒开体内的鱼网,网不住时光
却试图网住曾经的乱世
总感到有一小股大明
或蒋家军队,从背后向我抵近
担心有人趁我们醉酒
再次扒开悬在头顶上的黄河水

酒,怎么喝,都是喝
一只离群的鸟
牵引,想法离去,手却被另外一只
看不见的手紧紧握住
保持礼貌,就是再不能喝
也要表现的像梁山好汉

让另一个我,继续孤单的行程
望断祁连与阴山
背负经书,接过先人的旗幡
经张掖,出阳关
抵达大唐,在敦煌,在党河边
开窟,造佛
终止流亡,走入壁画内,静坐千年

7

背起,最后的一袋粟米,带着卜辞
竹简和朱熹的理学
带走印刷术与精美的瓷器
从结绳记事开始
赶路的平民,根茎殷实,枝叶茂盛

八千里路云和月
和正大光明的牌匾
被卡在四季旋转玻璃门内

升堂,审判一只翻飞的蝴蝶
林间不安的黄鹂
和艺妓开向春天的大门
将剩余的时间,末日判词
和一大把竹签,一股脑扔下大堂

8

嘶鸣在窗外,可是郑庄公的
马匹,渐渐远去

路漫漫,而修远
开封,有六张不同的面孔
在地下相互叠压

在赶路的途中,多少追问
没有回应与答案
怀抱的梦
沉重潮湿,既非驿站,也非归宿

9

曾在《诗经》里恋爱的人们
请继续伐木与耕作

收获希望与五谷杂粮
根系纠缠不清
裸露在繁杂的典故与传说中

禅让昼夜,推着独轮车
在永生的花蕊与果实内行走

10

杂乱无章的广告牌下,鼓楼夜市内
喧嚣的市井百态
在朱仙镇木板年画里
与我,这个外来人,保持距离

就是,敲碎惊堂木
八月无动于衷

老丘,大梁,启梁、汴州、东京
全都是开封
灯火阑珊处,美人
仿佛无我无关,又与我骨肉相连

挽留我,掠过的阵雨
来自大宋朝
甚至比万隆岗遗址和夏商更久的年代
 
2017.8
  评论这张
 
阅读(6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