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遥 远 的 胡 杨 林

在不同的缝隙里游走,夜,往昔像浮云一般飘渺而去,似水流年内集结着怎样的忧郁。

 
 
 

日志

 
 

《灯,是什么时候熄灭的》   

2007-01-17 17:56:24|  分类: 心灵对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灯,是什么时候熄灭的
我们吃天使肉

不关心她被活生生拔去翅膀

看草原上染疾的狼群
我们谈论的却是一只狡猾的狐狸
它的须与嘴唇
她在下一个春天出生的孩子 
谈到杀戮,及动物皮毛移动的光泽

连同最后的绿叶,河流

干枯在掌心
冬天的白杨林,咬住风的脚关节

咫尺之外,孩子

将玻璃珠弹入洞穴
在雪地里为三只孤独的麻雀支起箩筐 

我们纠缠在一起

带着各种齿轮交谈


2

我们如此善变,匆匆赶路
爬上高架桥
在汽车的挡风玻璃上打量自己 

灯,是什么时候熄灭的呢

寂寞,照亮白白净净的骨头 
在易碎的瓦罐里,逃向
南部的沙漠
把爱人的身体带走,带走茫然与誓言

温暖的春天,狼群
跟随转场的羊群、花朵和牧羊人的气息 
发达的胸部
情欲长出细细的黑色绒毛
在阳光下,有发动机的声音轰鸣
给春天的母马配种 

我口干舌燥
像只剩一条命的猫

夹紧尾巴 ,来不及关心他人 
他们都被主宰

被挤压成各种形状
挂在门后,拥有各种袖章

狼群,离我们有多远
在家具之间,爱情被重新启动多次
写着标语的围墙
守着疾病,喜欢纯粹的光和热
以及蜂腰的护士

3

秋叶是个疑问 

睡醒时,我们多么笨拙
蹲在高楼的窗台上

恋爱,眯眼俯瞰城市

挣扎在陷阱内的雪豹

多美丽
头紧挨大雪纷飞的草原 

我们走入夜晚的时候
议论过雪地里觅食的三只麻雀 
有一只落单

我们的绿叶,树皮和树根
陌生人的门牌号码
以及艰难地行进在雪中的马车
悬在目光内的事物
迟早会安静地远离我们

被欲望劫持
腹下,被什么狠狠踢中
感觉不到疼痛
医治我的药,和我在同一个瓶子里
落花与流水中
有人递过一把明晃晃的弯刀 



灯,光什么时候熄灭的
秃顶的梦
吃力地爬到光的边缘

谁将猎杀那些孤独的狼群
忽略血迹
将手探入麻木的胸腔内翻动往事
将我们与死去的天使
一同打包
并掌握雪地里三只麻雀的命运 

 

  评论这张
 
阅读(151)|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